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血族之圣器第十三章夜幕1

发布时间:2020-01-24 23:14:26

血族之圣器 第十三章 夜幕(1)

每当夜幕逐渐降临的时候,人们便会感觉到来自内心深处的寒意和恐惧。这是一种来自血脉的恐惧。黑暗中的猛兽和诡异的生物,在古代人们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加菲尔德?茨密希坐着他的专属马车穿行在已经变得昏暗的森林里。黑色的两匹骏马拉着黑色的刻有茨密希家族纹章的车厢穿行森林之中。加菲尔德一人坐在车厢内,一只手把玩着一颗蓝色的小珠子,另一只手撑着脑袋看着窗外的情景,表情平淡。

马车在快要走到勒森布拉家族城堡的时候,门卫为他们打开了铁门。这是勒森布拉家族和茨密希家族之间的默契,作为魔党的中心,他们有必要维持这样的信任。

马车驶入勒森布拉家族的领地,车夫拉住马,然后为加菲尔德拉开了车门。

身着一身白色正装的加菲尔德整理了一下自己袖子上的荷叶边,然后踏上了勒森布拉城堡的石板路。加菲尔德用一截白色的丝带将自己金色的头发松松扎起垂在肩前,显得他看上去高贵又温和。他这样仿佛天使一般的打扮,似乎是在嘲笑着那些以为他很善良的人们。

加菲尔德走到城堡的大门前抬头看了看,然后轻轻地用门环敲了敲大门。勒森布拉的城堡大门仿佛听到了一般为这位贵客缓缓打开。大门打开以后迎接他的是勒森布拉家族的亲王伊丽莎白?勒森布拉。伊丽莎白的身后站着她日益虚弱的女儿卡珊德拉和女仆菲娜。

加菲尔德看了一眼这个有着酒红色头发手握权杖身着红色长裙的女人,有礼地弯下腰拿起伊丽莎白带着红色手套的手,在他的手背上吻了一下。

“欢迎你的到来,加菲尔德。”

“谢谢你的亲自迎接,伊丽莎白。”加菲尔德微笑了一下。

伊丽莎白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微笑着说道:“为什么没有看见贝莉娅小姐?”

“我安排贝莉娅去做一些别的事情了。”加菲尔德回答道,然后转向了在伊丽莎白身后默默不语的卡珊德拉,“你好,卡珊德拉小姐。最近身体有所好转了吗?”

“谢谢您的关心,加菲尔德亲王大人。”卡珊德拉行了一个屈膝礼,努力地掩饰住了一声轻轻的咳嗽,“能为母亲和魔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很开心。”

加菲尔德点了点头:“希望你能早些好起来和米诺斯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卡珊德拉似乎是被什么触动一般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谢谢您。”

“你先下去吧,卡珊德拉。”伊丽莎白说道,“我需要和加菲尔德好好谈谈。”

“是,母亲。”

一边的菲娜似乎是终于获得了允许一般搀扶着卡珊德拉离开了。

等卡珊德拉离开以后,伊丽莎白带着加菲尔德穿过大厅,顺着大理石台阶走上楼。穿过大厅以后,活动着的血族也就多了起来。他们路过加菲尔德和伊丽莎白的时候,都会恭敬地行礼,然后离开,忙碌着他们各自的工作,运转整个勒森布拉和半个魔党。

加菲尔德并不是第一次来到勒森布拉的城堡,他在走过勒森布拉长长的走廊的时候可以看见走廊上悬挂着勒森布拉家族历代亲王的画像。他们大多数都和伊丽莎白一样,长相出众但是却能够看出他们的尖酸刻薄。高贵和残忍并存,才是一个真正的勒森布拉。

站在伊丽莎白书房门口的传令使为伊丽莎白和加菲尔德拉开了房门。

每个亲王的书房就是一个秘密会客室。伊丽莎白的书房和加菲尔德的书房完全不一样。除了摆放着书架以外,伊丽莎白的书桌上还放着一个锯开的做成杯子的头骨。在一边的茶几上加菲尔德看见一个女人被倒吊在屋顶,长长的头发垂到了桌面,看上去刚刚死去不久。

加菲尔德知道这是伊丽莎白的爱好,将活着的人倒吊在屋顶,饥饿的时候去吸食鲜血。勒森布拉不会一口气吸完而是慢慢品尝血液的味道。勒森布拉这样的做法容易造成猎物死亡,但是死去一个小时以内的猎物他们也依旧喜欢。加菲尔德发现这是个年轻美貌的女子,她的脸上还凝固着死亡时的痛苦和恐惧。

“抱歉,加菲尔德,还有些东西没有处理干净。”

伊丽莎白拿起桌上的头骨然后走到那具尸体前用手揪住女人的头发,露出尖锐的獠牙在她的脖颈处咬出一个新的伤口,鲜血从伤口里流入头骨之中,由于所剩的血液本就不多,很快就流尽了。

伊丽莎白拿起桌上的铃铛摇了摇,传令使立刻推门而入带着侍者将尸体清理出去,并且在桌子上摆上了西洋棋盘和棋子。与贵客一起下棋是伊丽莎白的待客之道。

伊丽莎白做了个手势示意加菲尔德坐下。加菲尔德礼貌地点了点头在一张沙发上坐下。

“能够让你亲自来拜访我,想必是遇到了什么难题吧?”伊丽莎白说着将嘴唇凑到头骨边上喝了一些血液,她苍白的脸色似乎稍微红润了一些。

“我找到雷弗诺家族亲王了,但是他早就离开了。”

“是吗?”伊丽莎白似乎并不意外这样的结果,思考片刻挪动了一颗棋子,“亚瑟的幻术确实不容小觑。按照亚瑟飘忽不定的行踪,一时半会儿我们是无法找到他了。这样看来我们只能先从别的家族下手,鬼灯就先放到一边吧。”

“伊丽莎白,我想有必要的话请你出手。你我都明白,卡珊德拉的预言无法预知圣器的动向,圣器受到古老诅咒的保护。所以我们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找到圣器,用圣女的血液引导。”加菲尔德笑了笑,不以为意地挪动了一枚白棋,“我们尊敬的盟友已经迫不及待地投来了橄榄枝呢,伊丽莎白。”

“还好我们早就通过卡珊德拉知道了他们的目的是圣器。”伊丽莎白不屑地舔了舔唇上鲜红的血液,“正好我们可以利用一下他们。”

“他们一定是无法处理那些资深的血族才回来找我们,伊丽莎白。他们的手上有可以指示圣器的东西。”

伊丽莎白抿唇笑了,配着室内昏黄的烛光和盛着血液的头骨显得格外阴森诡异:“那么就好好利用吧,加菲尔德。”

武平县妇幼保健院
重庆武警总队医院
福州有没有治白癜风的医院
珠海白癜风好治吗
湖北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