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发达经济体深陷债务危机世界经济复苏充满变

发布时间:2019-07-12 21:48:39

发达经济体深陷债务危机 世界经济复苏充满变数

2012年对于中国改革发展稳定将是极其关键而特殊的一年,首先是世界经济深陷“困局”,其次是中东北非与欧美政治社会“乱局”持续,同时多国政权周期性更替酝酿新“变局”,这“三局”叠加致使外部环境严峻复杂。   从经济视角看,国际金融危机正在进入新阶段,发达经济体深陷主权债务危机,严重拖累世界经济复苏。欧债危机深化,美债危机拖延,美国联邦政府举债度日,美、日等继续“超宽松”货币政策以贬值本币与转嫁危机,新兴经济体不同程度被“感染”,世行与IMF分别将2012年世界经济增速大幅下调至2.5%与3.3%,IMF指中国2012年经济增速为8.25%。   综观之,中国面对的外部经济环境更加严峻,国际保护主义抬头致使涉华经贸摩擦更趋激烈,如美国重点针对中国设立跨部门“贸易执法小组”等。   而中国参与G20等全球经济治理博弈更为复杂。当前大国关系一分为三,“竞合博弈”成为互动主流:一是发达国家之间,美欧、美日有矛盾,但毕竟还是同盟;二是新兴经济体之间,“金砖国家”有共同语言、共同使命与共同利益,但也存在一定程度的地缘与市场竞争;三是发达与新兴经济体之间,此为大国关系的“主线”,既包括发达国家与新兴经济体两大“集群”的关系,也包括不同“集群”之间双边的关系,如中美、美俄、美印(度)关系等。发达国家对新兴经济体大都采取合作与防范两手并用,生怕新兴经济体“联手”,极力利用矛盾、加以分化。   2012年世界经济社会的竞合博弈大致集中在四个领域:博弈“气候与低碳、绿色经济新秩序”,多方围绕《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将各有交锋,聚焦卡塔尔多哈气候大会;博弈国际社会新秩序,发达国家以“保护的”挑战新兴经济体的“不干涉内政”,聚焦叙利亚与伊朗核问题等热点地区;博弈全球经济治理新秩序,围绕发达国家主权债务危机应对、保护主义、“定量宽松”货币政策、IMF下一步改革与G20建章立制等;博弈“后金融危机时代”发展模式新秩序,美国“新自由主义”与“金融资本主义”不再风光,欧盟“高福利社会”越来越难以支撑,新兴经济体理直气壮地“走自己的路”。   在世界经济复苏充满变数之中,中国在人民币汇率、世界经济“再平衡”、国有企业“走出去”、外汇储备安全等问题上将继续面临外部压力与阻力。□   《瞭望》周刊 陈向阳

用微信怎么开网店
百度经验
公众号微商城搭建报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