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霸剑神尊 第四百五十三章 第一轮擂台赛

发布时间:2019-09-12 18:42:54

霸剑神尊 第四百五十三章 第一轮擂台赛

“晨徐扬?”

一听到这个名字,江晨的瞳孔便是一缩,随后他朝着阔台上那名出现的老者看去。

这是一个有着一头银白如雪长发的老者,双眼极为锐利

,在他的身上,有一股舍我其谁的气质,似乎天下唯我独尊。

江晨双拳不由得紧紧握起,就是这个老人,就是自己这个便宜外公,使得自己父母不能够在一起,使得自己从小到大,几乎无法享受到母爱的温暖!

恨!

没有恨,那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江晨的心性,早已经无比的坚韧,但此时依旧忍不住对这个老头生出敌意。

“晨哥……”雍玲儿轻轻地拉起江晨的手臂,低声安慰他。

江晨挤出一丝笑容,朝着雍玲儿微微点头。

“哥……这个人,就是我们的外公吗?”江芩看向哥哥,眸子里闪烁着一丝泪花。

江晨点了点头。

“哥,那我们娘呢?”江芩又问道。

“等这次天昊赢得招亲比试,我们就去找娘!”江晨道。

随后,冬厉雷又介绍了接下来的几位评委,这些评委,都是天机道位高权重之人,除了晨徐扬之外,宗主百里翔云也在其中,让江晨有些意想不到的是,舅舅晨东立也在其中。

一共是五个评委,不久之后,第一轮比赛就开始了。

第一轮是擂台赛,三百多名修士,参加擂台赛,采用的是淘汰模式,一场定胜负。

擂台设立于天机道后山的一片石崖之上,这座石崖,显然是天机道弟子用来决斗的地方,上面布满了战斗的痕迹,不过因为上面布置了禁制阵法,所以倒也不用担心这座石崖会因为激烈的战斗而崩塌。

另外,这次擂台赛还专门布置了一个阵法禁制,这个阵法禁制的作用就是将进入其中的修士修为压制在洞虚境界。

当然,这个洞虚境界,那就没有明确的限制到洞虚几重境界了。

也就是说,大乘期和渡劫期修士在这个阵法当中,可以表现出洞虚九层的实力,而至于洞虚九层以下的修士,则只能够表现出自身的修为,从这一点上来看,大乘期修士和渡劫期修士,还是占有一定优势的。

不过,对于樊天昊来说,倒是无所谓,因为他已经是洞虚后期的修为,再加上天残杀术,自身实力比上一般的洞虚修士要强大太多。

三百余名修士进行了第一轮抽签淘汰赛,樊天昊运气很不错,抽取到的对手是一个洞虚境界的修士。

当樊天昊上台的时候,远处的冬雪晴终于看到了他,脸上顿时露出喜色。

而樊天昊同样看向阔台上的冬雪晴,朝她投去一个坚定的目光。

“道友,不知什么哪个门派的?”

樊天昊的第一个对手是一个微胖的修士,他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樊天昊,眼神当中有一丝轻视。

“没有门派。”樊天昊淡淡地说道。

“哦?”听到樊天昊说没有门派,那个微胖的修士眼中的轻视之意更浓了,“道友,你主动认输吧,我一般不朝无名之辈出手。”

在他眼里,并未听说过洞虚境界有樊天昊这么一号厉害的人物,毕竟樊天昊很少在外面历练,最近一段时间才到西望州去猎杀妖兽,在东唐州属于名声不显的类型。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微胖修士,从一开始就对樊天昊没有多大的重视。

“出手吧!”樊天昊淡淡说道,他的性格,并不是喜欢张扬的人,同样也不喜欢浪费时间。

“还挺狂的嘛……”微胖修士嘿嘿一笑,虚手一抓,一把金色的大斧出现在手中。

“哗!”

一道气浪汹涌而下,微胖修士手中的黄金巨斧,就如同掀起一道滔天的金色气浪,朝着樊天昊砸了过来。

阔台之上,冬雪晴不由得露出了担忧之色。

而冬厉雷也因为冬雪晴的缘故将注意到了樊天昊这边。

当看到那名微胖修士举起巨斧砍向樊天昊的时候,他不由得微眯起眼睛大量起来。

樊天昊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的目光,很深邃,一直看着对面的微胖修士,古井无波。

但就在那道金色的巨斧即将要劈在他身上的时候,樊天昊突然动了,他的身形往旁微微一侧,恰好躲过了那道巨斧的袭杀,同时一拳轰出。

“哗!”

一股雄浑的真元,带着摧毁性的力量,轰击而出。

“砰!”

那名微胖修士,尚且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便被一股巨力轰击在身上,倒飞了出去。

“好耶!”阔台之上的冬雪晴看到这一幕,顿时高兴地跳了起来。

冬厉雷则是微微点头,对樊天昊的表现也颇为满意,不过他还是低声朝冬雪晴说道:“晴儿,娴静点。待会为父带你去认识一些朋友。”

……

连续经过了三轮擂台赛,樊天昊皆是非常轻松地击败了对手,三百多人过了三轮之后,只剩下三十来人。

按照之前的规定,只能有十人进入到第二轮。

所以还要进行议论淘汰赛,这一轮淘汰赛进行之后,只剩下最后的十几人,这时候就需要由裁判来裁定,哪十人能够进入到第二轮。

不得不说,之前樊天昊的运气一直都不错,前两轮遇到的都是洞虚境修士,第三轮遇到的虽然是大乘期修士,但却是刚刚步入大乘期的,所以前三轮樊天昊都赢得比较轻松。

不过第四轮的时候,樊天昊的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

这次樊天昊的对手,是一名大乘期后期的修士。

这是一个双眼狭长,鹰钩鼻的男子,头发有些稀疏,身上有股渗人的寒气。

他先樊天昊一步上了台,然后在开始从储物袋里取出一面面阵旗洒落下来。

这个鹰钩鼻男子,居然还是一个阵法师。

而且他的修为要远在樊天昊之上,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他选择抢先上台布置阵法,因为这次擂台赛没有规定修士不准利用阵法,所以他布置出阵法,自然也没有人提出异议。

“快点上去,不要让他布置完成阵法!”江晨的声音在樊天昊脑海中响起。

樊天昊听了江晨的话,连忙飞身上台,他一上台,就感觉到一股冰寒的气息朝着自己笼罩过来。(未完待续。)

小儿发烧咋办
孩子发烧咳嗽
冠心病怎么治疗最好
儿童经常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