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乙肝大国的尴尬乙肝药品入基药目录还有多远

发布时间:2019-11-20 01:34:32

北京地坛医院的蔡晧东医生很早就关注乙肝患者的用药问题,这位有30多年传染病临床经验的大夫平时对乙肝患者用药的经济负担深有体会。她坦言自己“天天关注着《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出台,盼望着那些被专家们公认的乙肝抗病毒药物能够进入这些目录,哪怕有一种药物可以进入”,可结果却仍是失望。早在2009年,蔡晧东就很感慨:“悲哀,乙肝大国的国家基本用药中竟无药可治!”

巧合的是,“两会”尚未结束,卫生部就公布了新版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2版)。法治周末记者查阅这个今年5月施行的目录发现,在第14项“抗病毒药物”下只有三种药物,分别为“阿昔洛韦”、“利巴韦林”以及“艾滋病用药”,并不包括乙肝抗病毒药物。

很早就关注乙肝患者用药问题的一位医生说,“天天关注着《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出台,盼望着那些被专家们公认的乙肝抗病毒药物能够进入这些目录,哪怕有一种药物可以进入”,可结果仍是失望

乙肝大国的尴尬

根据今年7月国家卫计委公布的数据,全球3.5亿乙肝病毒携带者中有近1亿中国人,全球每年约有70万病毒性肝炎相关死亡人群,我国占近半。我国乙肝报告病例多年来稳居各类传染病的首位,独占三分之一强。

北京地坛医院的蔡晧东医生很早就关注乙肝患者的用药问题,这位有30多年传染病临床经验的大夫平时对乙肝患者用药的经济负担深有体会。她坦言自己“天天关注着《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出台,盼望着那些被专家们公认的乙肝抗病毒药物能够进入这些目录,哪怕有一种药物可以进入”,可结果却仍是失望。

早在2009年,蔡晧东就很感慨:“悲哀,乙肝大国的国家基本用药中竟无药可治!”

按照规定,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一般每3年调整一次,“可3年后会不会有治疗乙肝的药物仍没有答案;再说,3年的时间又会有多少乙肝患者得不到有效治疗?”蔡晧东说。蔡因为在诊疗时顾及病人经济情况、尽可能帮患者省钱而享有良好口碑。

按照规定,基本药物全部纳入基本医疗保障药品报销目录,报销比例明显高于非基本药物。基本药物全部纳入政府定价范围,且实行基本药物制度的县(市、区),政府举办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配备使用的基本药物实行零差率销售。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中国卫生部政策与管理研究专家委员李玲曾评价说,基本药物制度能解决长期诟病的药价虚高的问题,是“以国家的信誉为老百姓举荐药物”.

在今年的“两会”期间,也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关注到乙肝患者的用药问题,并为此提交议案和提案。

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提交名为《关于将乙型肝炎抗病毒药物纳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建议》议案,议案中说,乙肝抗病毒药物用药人群范围广、用药时间长,但药品的价格高,治疗成本高,纳入“基药”目录后,便于乙肝患者就近治疗,有利于降低药品售价。

同时,全国政协委员、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姚爱兴也提交提案,以同样的理由建议将乙肝抗病毒药物纳入下一版本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

26岁的上海交大毕业生雷闯这次漫长徒步的终点是北京,国家卫生与计划委员会。9月13日下午,雷闯完成了此行的目的——向卫计委提交将乙肝药品纳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建议信。

“信访一处的处长很热情地接待了我和父亲,我没有想到,他还主动邀请我们合影。我这个(行为)算是信访,但不同于个人利益诉求信访,是提出涉及政策性质的建议,卫计委答应会在相关领导有批复后通知我。”雷闯跟法治周末记者说起当时的情况,很兴奋。

杭州哪家是癫痫病专科医院
九江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潍坊治疗卵巢炎医院
鹤岗市第二专科医院预约挂号
阿荣旗人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