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绝世剑尊 第466章 修为被废

发布时间:2019-09-25 19:53:37

绝世剑尊 第466章 修为被废

柳天命匆匆回到他的宅院,极度的惊恐还笼罩在他的面庞,挥之不去。

惨白的额头渗出一颗又一颗豆大的汗珠,冰冷冰冷,柳天命呼吸有些急促,低头看了一眼伤口,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他颤抖地低喃:“到底是什么人……”

太险了,若不是他先天心脏生在右边,此时恐怕已经惨死。

出手之人太厉害,他甚至都没看清是什么招,左胸就被贯穿,他知道,对方瞄准的是他的心脏,意图一招毙命。

惊魂未定,柳天命暗暗咒骂一声:“妈的,以为这单生意接得值,没想到是一趟浑水,差diǎn把命丢了。”废一个地相前期高手的修为,这单生意听上去简直容易得不行,结果却被那个地相期高手所伤,后又出现一个强大到变态的敌人,险些要了他的命。

这伤,要养好长一段时间了。

……

阴暗的天空死气沉沉,下方是一片死沼,漆黑无比。

徐寒,就站在死沼上,很神奇,他完全不会陷下去。

“这里,是哪?”徐寒回过神来,他东张西望,看到的是无边≥∈dǐng≥∈diǎn≥∈小≥∈説,无际的绝望。

突然,他的目光凝固了,在死沼的中心,立着一把血色魔剑。

“那是……天雷剑?”徐寒眼中带着一丝惊愕,没错,那就是天雷魔剑。

他迅速地奔跑到天雷魔剑的旁边,伸手却摸不到。

“怎么回事?”徐寒心中诧异,无论他怎么去触碰,都摸不到天雷魔剑,就像一个幻影,根本没有实质。

这时,天雷魔剑缓缓地下沉,一diǎn一diǎn,陷入死沼。

极突兀地,徐寒打开眼眸,瞳孔中残留着一丝微不可察的惊惧。

“你醒了?”

温柔似水的娇语紊绕在耳畔,徐寒眼眸转过

绝世剑尊  第466章 修为被废

,落到一张柔美的少女俏脸上。

“你是?”

这位少女年纪看上去比他还小,有一种似春风拂面的柔和气质。

少女温和一笑:“我是暮晓晓。”

“这里是哪?”徐寒这才意识到,自己躺在一张檀木床上,周围的环境很安静,精致贴心的屋设让人感到温馨,空气中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清香。

“恶狼会。”暮晓晓直言回答。

“恶狼会?”徐寒起身,胸口的剧痛令他窒息,头疼欲裂,隐约中,他回想起自己被柳天命重伤,“这么説来,是北山前辈救了我?”

“嗯,是外公救了你的命。”暮晓晓的笑容很柔和,仿佛能洗净人的心灵。

徐寒垂下眼眸,目光似水般沉静,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异样,总有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晓晓,他醒了没?”

推门走进一人,徐寒抬眸望去,正是北山断。

“醒了。”看见北山断,暮晓晓的笑容更加灿烂,“刚醒的。”

目光落到徐寒身上,北山断呵呵一笑:“醒了就好。”説着,他在徐寒旁边坐下,“小兄弟,感觉怎么样?”

“感觉……很不对。”徐寒的表情有些凝重,他摊开掌心,静静地凝视:“我也説不上是哪里不对。”

北山断的笑容渐渐地消失,流露出一丝惋惜,随即,他叹了一声:“你的剑心被柳天命损毁,废了一身修为。”

闻言,徐寒心头一颤,惊愕地抬起头,“修为?我的修为被废?”柳天命的确説过要废他修为。

北山断无奈地diǎn了diǎn头:“剑心是剑魂的核心,也是引导剑魂的关键,一旦剑心被毁,就无法引导出剑魂,就更别説剑炎剑技什么的了。”

“难怪,我觉得哪里不对。”徐寒突然想起什么,伸手朝身后一抓,却抓了个空,回身一看,天雷剑放在床头,他试着去引导,天雷魔剑毫无反应。

见状,徐寒不禁咬牙。剑者可以召唤剑魂,就算剑魂距离他很远,也能引导过来。可是,天雷魔剑已经无法被召唤了,这説明他失去了对剑魂的引导能力。

可是,他不甘心!

徐寒一把拔出天雷魔剑,试着引导剑炎,依然毫无效果。

难道,他一身修为真的没了?他已经失去了成为强者的资格,甚至连剑者都算不上了。连剑魂都引导不了,算什么剑者?

此刻,徐寒的心境受到极大的波动,一直以来,他的意志非常坚韧,处事不惊,遇事不乱。可只有这一次,他无法保持以往的冷静,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他的内心已经接近崩溃。

他有一颗强者之心,他太渴望强大,太向往巅峰。

如果説他从此成了一个废物,无法再追求强者的巅峰,那还不如死了。

突兀地,北山断从徐寒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杀机。

他想杀谁?

啪!

北山断一把抓住了徐寒握剑的手腕,“小兄弟,你不要灰心,剑者剑心被毁也不是完全没有恢复的可能。”

徐寒抬起眼眸,“要如何恢复?”

“重塑剑心。”简单的四个字,北山断回答了徐寒。

徐寒目光闪烁了一下。

“简单来説,剑心是在剑魂形成之初一并诞生的,与剑魂一样是从人的灵魂中剥离出来,是与生俱来的东西。要重塑剑心,也必须运用灵魂的力量。”説到这里,北山断叹了一口气,“只不过,能够完美驾驭灵魂之力的,只有魂境高手。”

徐寒保持着沉默。

“小兄弟,严格意义上説,你的修为并没有被废,只是因为剑心的损毁发挥不出来。只要剑心能够重塑,你的实力一分都不会退步。”

这番话,给了徐寒很大的鼓舞,只要还有希望,他就不会放弃。

徐寒目光沉静如水,没有言语,也没有表情。大约持续了几分钟,他忽然站起身来。

“小兄弟,你要做什么?”

徐寒面无表情,“离开这里。”

北山断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小兄弟,以你现在的状况,在轮回境碰上谁都是个死,劝你还是不要离开这里比较好,恶狼会至少是个安全的地方。”

徐寒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你没有留我下来的理由,不是吗?”

“呃……”北山断愣了一下。

“你我本素不相识,你会主动来找我,是想邀请我加入恶狼会,如今,我修为尽废,对恶狼会已经失去了价值,一个没有价值的人,你们还有挽留下来的必要吗?”

没等北山断回答,徐寒毅然迈出步子,走出房间。

北山断在身后刚想叫住,徐寒却回身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带着一丝感激。

北山断的动作滞住了,这一瞬,他明白了徐寒的意思。待徐寒走远,他才无奈地笑了笑:“这样的年轻人,真的不多了。”

“外公,为什么不留下他?”一旁的少女暮晓晓开口了。

“留?留什么?”北山断摇摇头,笑得豁达,“任他飞。”

弑神盟荒区极北端,那是弑神盟的边缘地带,亦是荒区的尽头。荒区本就人烟稀少,极北端更是举头不见一人,此处自昨日起,就有一人逗留此地,不眠不休地练剑、冥想。

“该死。”徐寒停了下来,不甘地凝视天雷魔剑,牙齿紧紧咬住嘴唇。

损毁的剑心该如何恢复,他根本没有头绪,运用灵魂之力?他又不是魂境高手,又怎会知道如何运用灵魂之力?

从昨天到今天,他连半diǎn进展都没有,完全像一只无头苍蝇。

“难道,我无法恢复了吗?”徐寒情绪有些激动。

他凝视着天雷魔剑,瞳孔中闪烁着不甘的光芒,忽倏,他一把抓住天雷魔剑的剑刃,手掌因为大力而颤抖,腥红的血液顺着剑刃滑落,越来越浓。

“一辈子做废物,那还不如死了。”徐寒咬着牙,唇角隐隐浮现血丝。

他抬起头,眼眸冰冷得可怕,瞳孔中仿佛燃烧着幽冷的火焰,“柳天命,若我有朝一日能够卷土归来,定要取你狗命!”

突然,徐寒一个侧身,极险地躲开一剑。

“什么人?!”徐寒目露寒光,眼眸锁定着身后一人——一位短发的中年人。

“你管我什么人。”不由分説,短发中年人又是一剑斩了过来。

徐寒下意识支剑一挡。

呯!

手掌一阵剧麻,天雷魔剑已然飞了出去。

现在的天雷魔剑,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与普通刀剑无异。

“哈哈!你果然是个废物!”短发中年人忽然兴奋地大笑起来,一剑接一剑,根本不给徐寒喘气的机会。

这短发中年人名叫简五,是一名在轮回境呆了上百年的散人,却还是地相后期,自知前途一片渺茫,加上在轮回境被各类人欺负,内心极度压抑,经常一个人跑到没人的荒区呆着,也不修炼。

今天他在城区又受了气,本想跑到荒区撒气,刚好碰到了徐寒,一开始他心里还有些发虚,躲起来偷看,看到徐寒的剑法没有一diǎn剑势,顿时放了心,就想把他当成出气筒。

一个人见人欺的人,自然迫切地想从其他人身上找回自信,这个人越长时间不出现,那么他急切的心理就会日益加剧。这个时候,剑心受毁的徐寒出现了,简五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郑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郑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郑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郑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郑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