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轻舞】王坏水智斗剪径猴(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33:58
摘要:文革期间,计划经济对市场的监管非常严厉。那个年代,人们的抗争只能靠智慧。王坏水就是代表之一。尽管他坏水多多,但也是形势所迫。“时势造英雄”,是那个动乱的历史,才造就了王坏水和剪径猴这样畸形的典型性格。
一、岗亭林立“割尾巴”
计划经济对农贸市场的监管的非常严厉,尤其是文革动乱时期。山里的药材、核桃、木耳等土特产品,国家实行统购统销;公社生产队完成交售任务后,才按人头分给社员们少量自用,但不得上市交易。山民们只能伴着饥荒、贫困“穷过渡”!山外人尽管青睐山货,但也只能望而兴叹,不敢问津。
然而,山里没有合法的交易市场,人们便千方百计地想出各种办法,通过多种渠道,或“飞行”聚散,或夜晚接头,或暗中牵线……巧妙地出售自留的土特产品。不然,山民们手中没有货币,用何去供销社购买火柴、盐巴和布料等生活必需品?这种“逼上梁山”的私下交易,被称之为“黑市”。“黑市”把山里山外悄悄沟通了!
但是,“堵不住资本主义的路,迈不开社会主义的步”。为了割断“资本主义的尾巴”,有关部门在山区边缘的交通要道,十里一岗,五里一哨,“土产检查站”、“药材检查站”等各种名目的岗亭如临大敌,矗立在公路旁。凡是出山的各种车辆,都要接受检查,只要发现禁运物资一律扣留,即使司机在驾驶楼里携带一星半点的核桃、木耳等土特产品用于回家“尝鲜”,那也毫不留情格收勿论。
汽车队有个修理徒工小张,住在单身宿舍里,父亲是煤矿井下工人,因患矽肺在家养病。他听说吃木耳可以缓解病情,所以,特意搭车从深山里买了5斤木耳,想探亲带回家去孝敬父亲,不料在返回途中被检查站没收了!小伙子忍气吞声,只在暗中掉眼泪,因为徒工每月才发18元的生活费,那木耳是以每斤4元的价格在黑市上买的,20元打了水漂能不心疼吗?这要勒紧腰带节衣缩食多久才能积攒这点钱?
此事触动了汽车司机王坏水。他义愤填膺地登门慰问小张,询问了前因和后果,声言要为小张讨回公道、加倍挽回损失。劝慰他不要心困,“面包一定会有的!”

二、王坏水其人
王坏水本名叫王怀顺。他四十来岁,细高挑,穿一身劳动布工作服;头戴一顶军便帽。黧黑的瓜籽脸,鼻梁上老是戴一副墨镜。他会点拳脚为人仗义。由于他鬼点子多,人们便根据他的大名王怀顺的谐音,给他送了个雅号“王坏水”。
那是一个深秋的夜晚。王坏水开车行驶在乡间公路上。强烈的汽车灯光,撕破了夜幕,惊飞了枝头的宿鸟;轰鸣的马达声,吓断了小桥流水下的蛙鸣。左右两行密集的树干,夹道交织的枝冠,被大灯照射得如同一条隧道长廊。道路虽然不是很宽,只能容纳两车交会,但在夜间行驶,无人无车,倒也清静。
王坏水手抚方向盘,哼着小曲,感到格外惬意。这趟送货任务,一往一返规定两天时间。他当晚到达目的地,卸完车,只在旅馆眯了一觉,凌晨1点钟便开车往回返。他计划早晨回到单位交差后,便去农村老家赶赴婚宴。所以,临近市区,他不走国道抄近路,走乡间公路大约还能节约半小时。
黎明前的夜色最为浓重。淡淡的晨雾开始蔓延开来。车灯的光束似乎有些受阻。远处灰蒙蒙的一片。但是,此刻的乡间公路上,人、畜皆无,即使是全速疾驰,也不怕碾死横穿的野兔。
忽然,王坏水发现前方隐隐约约有辆马车同向前行。于是,他老远就用远、近灯光交替闪烁,示意前方马车靠边让路,以便超车。(夜间开车,超车不能鸣喇叭,只能用远、近灯光交替闪动示意)但是,那辆马车却无动于衷,依然不紧不慢地在公路中间游哉悠哉地前行。直到汽车与马车首尾衔接,王坏水才看清楚:原来马车无人监管,车把式正蒙着大衣躺在车厢里酣然大睡!
这趟任务连夜往回赶,本想早晨到家去赴婚宴,岂知却遇到了拦路“虎”。大灯闪烁无效,于是他紧摁喇叭,力图惊醒车把式靠边让路。然而,尽管喇叭声声连续不断,那人却是雷打不动高枕无忧——大概是深更半夜起得太早,困极了。那马也是置若罔闻、我行我素,不紧不慢地行走在路中间。这可把王坏水气得七窍生烟!如此慢慢跟行,恐怕连黄花菜都凉了,岂不误了大事?他真想停车拽起车把式痛打一顿,方解心头之恨!但又一想,单对单强攻,自己未必能是对手。光棍不吃眼前亏,还是“智取”为上。于是,他那满腹的坏水沸腾了,最终他下定了决心,把车靠边停下了。
王坏水下了车,借着灯光,疾步奔到马车前方,随手拽紧马笼头,逼住了马车的去路。那马倒也听话,乖乖地跟着陌生人原地调转了180度。王坏水一撒手,那车循着原来的老路又往回家的方向返。大概是老马识途,知道回到家中会有草料吃,所以,走得更欢了!
王坏水目送着原路返回的马车,聆听着喀、喀、喀的马蹄声渐去渐远消失在夜幕里,他心花怒放了。心想:这马车起五更赶夜路,一定也是想在天亮之前赶到市里去拉货。但是,再累再困也不能嗜睡不管马车呀!睡吧,天亮之前准能回到自家的大门口!
王坏水笑了,笑得双肩都在抖动。
王坏水回到单位交完差、洗过澡,匆匆换上礼服,骑上自行车,欢天喜地的去老家赴喜宴。大约10公里的路程,中途要穿行几个自然村。
他下了公路驶进村,依然把自行车蹬得飞快。
正是秋忙季节,公社社员们都在田间或打谷场上忙碌。街上冷冷清清,唯有鸡群在街心寻觅、啄食秋车散落的谷粒。见到突然疾驰而来的自行车,一个个被惊得四散逃逸,怎奈鸡多慌不择路,王坏水左拐右躲,车轮蛇行,不料前轮一下碾倒一只老母鸡,他这才被迫下了车。只见那只被碾过的老母鸡躺在路上,紧蹬双腿痉挛不止,扑棱着翅膀拼命挣扎,嘎嘎嘎地惨叫了几声,脖颈后仰,不动了,顺着口角涌出的鲜血淌了一地。
王坏水这下傻了眼。心想:“遭了!”悔不该措施不当没使刹车,酿成惨案!俗话说: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出了车祸碾死老母鸡,经济赔偿天经地义!自认倒霉吧。
就在这时候,鸡的主人——一位白发苍苍、满脸沟壑的老太太,扭着“小脚”奔出小院,见自己的老母鸡壮烈牺牲了,就像摘了她的心肝肺,哪肯善罢甘休?她一手拽住自行车的后托架,一手戳点着王坏水谴责理论,不依不饶非要索赔一只活鸡不可。
王坏水乐了,向老太太说自己不会跑。对《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还是懂得的。他心想,从市场上买只老母鸡也就是三、四元的价格,他自认掏腰包赔偿5元已经够意思了。可是,老太太却说,她那心爱的老母鸡正处在产蛋高峰期,二年将要下多少蛋?所以一定不能少于40元!王坏水一听,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不是讹诈人吗?幸好,老太太没把鸡生蛋、蛋生鸡、鸡再生蛋的计算方法用上,不然,倾家当产也难以偿还!但他又转念一想,农家的日子确实很艰难。一个壮劳力在生产队劳工分,每天所得只不过才2、 角钱。年终结算,除了能够分到全年口粮外,所分红利寥寥无几,甚至有的农户还要超支。平时购买油、盐、酱、醋大都凭借母鸡下蛋支付,母鸡屁股就是农家的小银行呀!老太太心疼老母鸡也在情理之中。但是,如此漫天要价也太离谱了!可是,老太太却说:“你们工人阶级,每月都关饷,这点钱不费吹灰之力!”其实,工人那点薪水也是捉襟见肘,文化大革命十年不涨工资,每月只拿四、五十元工资的职工比比皆是,谁家不是拉家带口?亲朋好友结婚随礼,多则十元,少则五元也能赴酒宴。今天,王坏水就是去参加外甥的婚礼。俗话说“娘亲舅大”,他是上宾自然要出“大血。”所以,他怀揣40元准备上喜礼,以示“鹤立鸡群”挣足面子。岂知路上却出了“车祸”!照老太太的天价赔偿鸡款后,无钱上喜礼;想回家去借,老太太非要扣下自行车不可,免得肉包子砸狗——一去不回。真要步行回家再去取钱,一往一返,恐怕已是午后斜阳,岂不误了大事?万般无奈,他和老太太讨价还价,最终极限是:如果王坏水要死鸡,回家自食,陪付 5元;不要死鸡,只付 0元,当场交清,各走各路。王坏水的眼睛在转动,心中的坏水在涌动。他要假戏真唱实施缓兵之计,以麻痹老太太的警惕性。他说他甘愿要死鸡,只当 5元买了一只天价鸡回家享口福。老人见王坏水就范,心中喜不自禁,终于松了紧握车架的手。王坏水弯腰拎起鸡腿,在空中掂量着体重,然后无奈地叹口气,把死鸡牢牢夹在后托架上。继而去 兜准备付钱。老太太正在喜滋滋地等候接钱。不料王坏水突然来了个“张飞大偏马”,骑上自行车驮着死鸡逃跑了。
老太太先是一愣,继而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立即紧追不舍。怎奈小脚女人举步维艰,两脚颤颤跛跛如倒蒜,哪能追得上如飞的自行车?但她那声嘶力竭的呼喊声却传得很远很远:“站住!截住他!我的老母鸡……”
虽然村子大,街道长,但正是秋收大忙季节,各家各户大都“铁将军”看家,只有村头打谷场上,社员们正在忙碌着。听到老太太的呼喊声,立即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循声望去,只见老太太遥遥追赶自行车,口喊堵截。大家立即意识到:非抢即盗!岂能袖手旁观?于是,众人很快排成“一”字型,横挡在路中央,截住了王坏水的去路。瞬时,自行车被社员们包围了:有的拉住左右车把;有的拽紧后托架……王坏水不愧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老油条”,他应变能力强,即兴发挥快,虽然落了马,但他面不改色,气不长出,在人群漩涡核心,满面春风地抱拳向众人回环致意:“父老乡亲们别误会,那是我的老岳母。今天我来给她报喜——我的老婆——她的女儿生了个胖小子,老人家非要杀鸡给女儿补身子。杀了一只,非要追我再杀一只拿走不可。我不忍心,那是正下蛋的母鸡呀……”大家听明了真像,都乐了。是呀,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哪个不心疼女儿?女儿喜得贵子,老人把心肝拿给女儿都舍得!同时,大家也都夸赞女婿有孝心,不忍心让丈母娘多破费。这样的家务私事谁好意思再介入?于是,人们松了手,包围圈很快解散了。王坏水笑容可掬地抱拳向大家致谢,然后骑上自行车溜了。
等老太太赶到打谷场,向乡亲们讲明真相后,大家都惊呼不已!只见王坏水惶惶如惊弓之鸟,急急如漏网之鱼。就像赛车场上的骑手:弓腰伏背、摇头晃尾,把自行车蹬得贼快,贼快,转眼之间,便在乡间小路上,逐渐变成个小黑点消逝了。
您看看,这王坏水鬼点子多不多?但是,要为小张讨回木耳损失,谈何容易?

三、旅馆交易藏玄机
听说王坏水路见不平,要为小张讨回公道——加倍索赔木耳钱,大家都好奇地嘻嘻哈哈凑热闹。有人说:“天下红旗一般红!哪个部门肯开绿灯为民做主?叼在狗嘴里的肉包子还能再夺回来?”
“汽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王坏水一本正经地拍着胸脯说“我王某人略施小计,染缸里照样能够倒出白布来,你信不信?那些横行霸道的‘剪径贼’,不好好整治整治,真没好人的活路了。”
有人在激将:“那些人拉大旗作虎皮,弄不好真要‘吃人’的。你王怀顺有几颗脑袋?给你戴顶‘资本主义投机倒把’的大帽子,吃不了就得兜着走。”
“他就是真老虎,咱也要学学杨子荣!”王坏水信誓旦旦地捋着袖子。
“那我们要看‘打虎上山’的好戏喽?”
“瞧好吧,给小张讨不回加倍的木耳钱,咱把‘王’字倒着写。”
“哈哈哈!你老王的牛皮吹得露原形了,‘王’字倒着写,还不是照样也念‘王’?”
“那咱这‘王’字就躺着写!”
“好!看你这王怀水能不能斗过‘剪径猴’,胜利了,大家给你送金匾、挂锦旗!”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王坏水不愧是个见义勇为、专开顶风船的角色,他开起“解放”牌大卡车,给厂里拉运木料,果然怀揣打虎胆进山了。
去山里林场运木料,一趟往返需要三天时间。第一天傍晚赶到林区附近的县城住一夜,第二天才去林场装木料。装好原木返回县城还得住一夜,然后返厂交差。
王坏水装好木材返回驻地草草吃过晚饭,正想到外面‘走动走动’摸摸行情。不料,‘想睡觉有人送来了枕头;想上房有人搬来了梯子’——一位中年藏民轻轻推门进来了。
那人机警地扫视了一下房间,见屋里只有王坏水一个人,便神秘兮兮地用手指捏着自己的耳朵拽一拽。其实,很多藏民都会说汉语。对方打哑语,是为了神不知鬼不觉地进行暗中交易。跑山的司机都懂这些肢体语言——捏、拽耳朵,表示对方要卖木耳。于是,王坏水抬起右手,四指曲握,食指伸钩,那“钩9”的形状就是一个问号,意思是:多少钱一斤?经过哑语简单的讨价还价,王坏水这才跟着藏民走出房间去验货。
卖主空手而来,是因为,深恐对方是市管会的“卧底”便衣。为了避免当场人赃俱获,予以没收,所以,事先把货藏在暗处,等找到真正的买主才去暗处验货。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然后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这个边远藏族自治县,贫穷、落后、闭塞、狭小。有人形容说:这县城只有一根火柴那么大。意思是:当您划燃一根火柴,绕县城一周,刚好火柴燃烬。也有人夸张说:这县城就有一泡尿那么大,男人解小手绕县城一圈,正好把尿撒完!仅有的一条小街道,自西往东顺山势错落排列。街面上,除了县革委(文革时期的县政府)的小院外,仅有一家百货商场(类似平原农村的供销社那么大)、另有一处小饭馆和一个理发店。县城唯一的“宏伟”建筑,就是一幢座北朝南的两层小楼,这是司机们出入林场必经下榻的“驿站”——县旅馆。

共 1025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按理说,这个王坏水属实够坏的,骑自行车压死了农村老太太的老母鸡,还占人家便宜,说是老太太的女婿。还让马车原路返回,害的马车夫白白早起了。从对待剪径猴所用的策略来看,王坏水的大智大勇也是令人刮目相看的,并且最终取得了胜利,讨回了公道。文章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文字精炼,独具匠心,不失为是一篇好小说。希望作者再接再厉,不负众望,把精品献给大家。【轻舞编辑:山村野叟】
1 楼 文友: 2015-02-02 1 : 6:01 在那个饥馑的年代,物资异常匮乏,看了作者的小说,让我回想起那个什么东西都要凭票供应,而且即使有票也不一定能够买得到的年月。作者的叙述,真实,朴实,也是事实。作者辛苦了!祝好!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2-02 17:05:29 谢谢老师的真情点评。感动于您为人阶梯的奉献精神。友谊长存!
2 楼 文友: 2015-02-02 1 :50:26 祝贺冯老师佳作跌出,这都是年轻人难以理解到年代。谢谢山村野叟老师辛勤编辑,问候二位老师。 平顶山市作协会员,浦江作协会员,金华网络作协理事。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2-02 16:59:04 谢谢天亮老师的鼓励。青山不老,绿水长流,深情厚谊,天长地久!
 楼 文友: 2015-02-02 15:01:02 又拜读了冯老师一篇佳作!冯老师的作品深入生活,素材真实可信。语言大众化,没有难懂的方言和生僻的文字,所以受到千万读者的喜爱。如设置悬念更加会吸引更多读者!敬礼!
回复  楼 文友: 2015-02-02 17:09: 0 您过奖了。理解您的心情。祝老师撰安!
4 楼 文友: 2015-02-02 16:55:19 谢谢编辑老师的辛勤付出。习作又臭又长,您辛苦了。非常感动、感激! 财务金钱皆身外之物;唯著作不朽!
5 楼 文友: 2015-02-02 21:01:22 拜读冯老师精彩的小说,问候老师,期待更多佳作!
回复5 楼 文友: 2015-02-0 09: 9:41 谢谢老师的鼓励。拙文未必精彩,还得向老同志学习。向您敬礼!
6 楼 文友: 2015-02-26 14:5 : 7 亦正亦邪的王坏水,是哪个特殊年代衍生的人物。文章幽默诙谐读起来朗朗上口,包袱都得很到位。是一片难得的好文章
回复6 楼 文友: 2015-02-26 18:16: 5 谢谢您的留言点评。以文会友,其乐融融。欢迎您常来赐教!冠心病心绞痛饮食方面
宝宝尿黄怎么回事
一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大便腹泻拉水怎么办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